白素贞遇上郭德纲,他们会有什么故事?

释放双眼,带上耳机,听听看~!

白素贞遇上郭德纲,他们会有什么故事?

作者:白羽石
链接:https://www.zhihu.com/question/432038058/answer/1622813877
来源:知乎
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“姐姐,你看 那个人在桥上!那不也是高处吗?你算算看是不是他?”

“这个高处有点牵强吧,我康康。。。。还尼玛真是他。”

“那你准备咋报恩?”

“小青啊,你不是偷了一堆杭州库银吗,拿来,我把底下字抹了,给他家送过去。”

“这就完啦?你不是说要嫁给.......”

“闭嘴,菩萨说让我报恩,她又没说让我如何报恩,直接给钱有什么不行的?快点给他送去咱俩好回家山收拾收拾准备成仙。”

此时郭德纲走了过来:“敢问二位姑娘,有没有看见一个烫头,拎着酒瓶子,叼着烟袋的爷们?”

白素贞和小青转过头来,一时间惊为天人,郭德纲愣住了。

“大。。大爷好,我们没看见。”小青开口道。

此时忽然天降大雨,三个人淋了一身,郭德纲伞都没来得及撑开,三人匆匆躲进船中。

“先送姑娘们回家吧。”郭德纲与船家说。

船很快到了清波门船坞,期间三人已经互通身份背景。

眼看小青小白要走,老郭赶紧上来递伞。一翻推辞后,白素贞只得收下。趁夜,小青把银子送到了郭宅,二人准确这几日就动身回清风洞。素贞看这伞破破烂烂的,便将伞补了一补。

翌日,老郭来白府取伞,素贞将伞取出,老郭一看,放声痛哭:“我这伞是十八代单传的古董!你们怎么给我随意就补了?完了完了,这价值连城,你们要赔!”

白青二人瞠目结舌,一时间竟想不到言辞答对,又想到恩人的意思怎么也不能拂逆,只得问要赔多少钱。

老郭想了想:“这样吧,我家也不穷,再多些钱也没有用。这伞怕是你们根本赔不起的,钱就算了。不过我也无家室,不若把青丫头给我抵了伞钱?要不然我可是个说书的,我就把这事传到大街小巷去,再去官府告你们。”

小青顿时怒了,怎么着?这明摆着不是讹人吗?将将要发作,白素贞连忙压下,带小青进了后堂。

“姐姐,这无赖...一个古董要换个媳妇。。。”

“那是我的恩人,他要什么咱们尽量就得给什么 。看来他不缺钱,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给银子的。再说咱来报恩,又不是报仇。”

“那他要我我凭啥给啊,他又不是我恩人。”

“啊哟,我怎舍得让你去,肯定是我嫁了,谁让我来之前作了那许多幻想,幻想恩人是个翩翩公子,要嫁给他的,这冥冥之中怕是都定好了的。你安心吧。最多忍个几十年等他死了再说。几十年对于我们不过就是弹指一瞬嘛。”

素贞说话,小青哪得拂逆?只得气哼哼应下。

三日后老郭来下聘礼,只拿了些名贵药材等物,纹银只有三百两。

“虽说三百两放在一般人家不算少了,可之前我们可是给他送了快三万两银子,他就小气成这样?”

白素贞听到这话都气笑了:“毕竟咱们欠他个古董嘛。而且你还不知道吧,那三万两他分文没拿,第二天全交给官府去了。”

小青在错愕中,对老郭这个人改观了不少。

所以白素贞嫁人后一个月,小青都没找老郭的麻烦,其实这人除了长得丑了点,人还是可以的。其实老郭岁数不大,虽然看着好像四五十,实际才二十来岁,身体倍棒,对老婆也好,尤其是非常有幽默感,经常逗得素贞哈哈大笑。

这便足以了,小青想。天下的事情大约都不完美。

——直到有一天,小青上街买菜,在市场上看见了一把一模一样的伞。价值十文钱,而且还是全新的。

于是白素贞那天回来,正看着小青指着鼻子狂骂老郭,老郭缩在墙角,头都不敢抬。

事儿一说,白素贞哭笑不得,然而木已成舟,要怎么样呢?

自此小青便觉得老郭配不上素贞了。但是素贞好像并不是十分在意这件事,尤其是怀孕之后,她整个人变得非常奇怪。

“没事儿啦,都已经这样儿了,我也没觉儿他很差劲儿,我挺开心的。要不说呢,你先回切,闭关修炼,你闭关个三五十年儿的,一睁眼儿我就回来了。”

“。。。你看你现在说话,舌头卷得像个什么,和老郭学得一个样。”小青嘟囔着:“我回去什么回去,没有你一起,我怎么练的下去?”

很快,端午将至,小青受不了热气蒸腾,先去山里避难了。端午那日白素贞在家里嗑瓜子,越嗑越上火,索性不嗑了,去厨房做饭去了。

老郭说书的茶馆因为在龙舟赛场对面,生意十分火爆,从早上连说了三场,喉咙都哑了,便告假回家。前脚刚到屋,后脚于谦进来了,抱着两坛子酒。

“老郭呀,看你今儿说的累,给你送两坛子酒,雄黄的,可别烫啊,烫了有毒。”

老郭接过酒:“我知道啊,诶?你今儿好像看着不太一样。”

“憋说了,出门没烫头,给媳妇赶出来了。”

老郭嗤嗤笑着:“咋,又咋惹嫂子了。”

“抽烟呗,把家里床帘子给点了。”

白素贞听见外面欢声笑语,知是老郭回来了,连忙压下心慌,老老实实坐在桌边等。不老实也不行,一动一身汗。谁知老郭非得敬酒给素贞,素贞哪知有雄黄啊,喝下去没多久便栽倒在床上,将老郭推出门去,嘱咐他千万不要进来。

老郭哪肯听,拿了浓茶破门而入要给媳妇解酒,结果发现床上一条白蛇昂首与他对视。

老郭手一抖,心想难不成不是媳妇喝多了 而是我喝多了?咕咚把浓茶自己灌了下去。可是再进来,白蛇还是在床上,只是晕着不动。他只得伸手去摸摸白蛇,竟然是真的,还有喘气。

他坐旁边想了半天,看见媳妇的衣服裤子都还套在白蛇身上呢,心说完了,媳妇咋变成白蛇了呢?

这找兽医还是道士呀?

寻思寻思还是先找了兽医,兽医一看,说不行他不会治爬行动物。

道士来看了看,一看雄黄酒,就明白了。

“老郭呀,你媳妇是蛇变的呀,快跑吧,她万一醒了吃你咋办。”

“那哪儿行呀,这我媳妇儿,她就是长虫变的也是我媳妇儿啊。肚子里还有我的娃儿呢。你快告诉我雄黄怎么解毒?”

道士觉得老郭可能是疯了,但还是告诉了他解毒方法。

于是老郭给白蛇强行惯了一嘴大粪,白蛇哇哇地吐了起来。吐完之后,老郭又灌入甘草绿豆汁解毒。

一边清理地上污迹,老郭便亲眼看见那条白蛇慢慢地变回人型。是先卷成一团,从尾巴开始变的。尾巴先是慢慢缩短,缩到正常人体大小,然后裂开。

“哦,原来是这么变的呀,书里讲的不太对嘛。”

不多时白素贞悠悠醒转,就见老郭一脸又担忧又好奇地看着她。

“官人啊——我。。。”白素贞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不知从何说起。

倒是老郭先开了腔:“媳妇儿,你刚才喝了雄黄酒,变成长虫了。你倒是说说,是你本来就是个长虫啊,还是被人施了什么法了?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?有没有后遗症啊,你一开始咋不说啊?我都不知道你有这忌口!不是有人要害你吧?”

白素贞诧异万分。自己媳妇是条蛇,他这么轻易就接受了?那她这瞒了大半年图个啥呀?

但也只好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讲起。

老郭听完叹了口气:“媳妇你多难啊,为什么要瞒我呢?”

“我这不是怕你害怕嘛,你怎么都不害怕?”

老郭道:“你也不看看我是干啥的,我一臭说书的,脑子里比这个还奇怪的故事有的是。虽然都不是真的,但是我得按真的讲才好听呀!久而久之,我也便觉得这些故事真的发生也无所谓了,毕竟书里那些妖怪也不全是坏的嘛。”

白素贞笑道:“你说你没权没势,还是把我骗进门的 就不害怕我对你有仇啊!”

老郭拍拍秃脑壳:“这说起来吧,我当时用把伞骗你,是想起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。你说董永偷件衣服能换一老婆,那我就用伞试试咯。我也没想着能成,结果你这也没反对啊!我当时还奇怪呢,以为你逗我玩,就顺水推舟,没想到还真成了。”

白素贞气道:“你这是欺负我们刚下山,人间的尔虞我诈我全都不知道,不过你当时为何要青儿没要我呀?”

“青儿不是丫头么,我就寻思丫鬟总比小姐好搞定咯。哪敢要你啊。”

隔日小青回来,老郭一见便问她身体可有不适,有没有现了原形。要是有不适,喝点绿豆汤。

小青脸上一瞬间变换了一百八十种表情,不知道怎么接这话,单留素贞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。

老郭工作的茶馆生意越来越好了,因为他有了段别人都不会的故事:我的媳妇儿是长虫。

由于拿的打赏太多,老郭最后把茶馆给买下来了。

七月中,一名叫法海的和尚来到老郭的茶馆,一眼便看出他眉间妖气。

“施主,我说一件事,你不要害怕。恐怕你的夫人,她不是人。”

“是对呀,你看你,我讲那么长时间书,你都听啥呢,我媳妇是长虫啊不是人啊。”

法海一时无语,顿了顿,表示要降妖伏魔。

“我家这妖惹着你了吗?滚蛋滚蛋,再来我就往你茶里下猪油 现在这个茶馆可是我的了!”

“人妖殊途,施主不可执迷不悟....”

“殊个屁,这我媳妇儿,你管不着,赶紧滚蛋。”

于谦上来糊了法海一烟袋锅子。法海脑袋上又多了一个疤点,位置不太好,在左边,显得突兀。

法海刚要辩驳,于谦往右边又糊了一下。这下右边也烫出一个疤点来。

“这回对称了啊,赶紧走我告儿你,我这人啥也不会,最会就是烫头。”于谦白了法海一眼。

法海只得低头走掉。但他仍未放弃捉白素贞。几次找上门都被于谦烫了出来,最后只好发怒,强行将老郭抓到了金山寺。

“你这是贪嗔痴三毒俱全啊。”老郭撇着法海。

法海不管那么多,告诉白素贞老郭要出家,引她来寻。

“那就先出吧,反正是被逼的,回头腻歪了再还俗就行了,佛祖也不能说啥。反正他也没有头发,出家不出家都长一样。吃个把月素,减减肥也是不错的,我也正好清净清净。这孩子都快生了,我这正上火呢,他每天还在我耳边叨叨个不停。”白素贞说,一边织毛衣。

法海一脸懵,回去一看老郭,他好像也是这么想的,吃得比谁都香。

“在家说我胖,总不给吃饱,这下好了,敞开了吃。就是你这儿炖豆角香是挺香的,加点排骨就更好了。”老郭吃了一嘴,含混不清地说。

法海气的差点劈叉,最后看看从老郭身上下手无望,又打不过白素贞,还不能残害人类去强迫白素贞就范,只能转而向小青下手。

于是趁着一天小青落单,法海将小青抓到了金山寺来。小青可没有老郭那么好的待遇。一顿饭都没有 眼看被折磨的不成人形,也不成蛇型。法海便放了老郭,让老郭去给白素贞报信,让她来救小青,可小青嘶吼着喊:

“老郭,你要是敢和姐姐说一个字我的情况,我就变成鬼也不放过你,我就是不讲理,我打不过法海,我就只闹你!我说到做到!”

老郭知道小青这是说狠话,但他也怕白素贞去金山寺真的一去不返,只能和白素贞说,青儿很好只是被扣在那里念佛。

白素贞想,现在有孕在身,去金山寺要人无异于羊入虎口,既救不出小青,自己多半还得搭进去。现在既然青儿短时间内没事,那便等孩子生下来功力恢复,马上去劫人。也就在这半月了。

青儿你再忍耐一下,姐姐过几日就来救你。

老郭是最烦心的一个,她知道小青未必挺得过半个月,但又不能让媳妇涉险,冥思苦想,想出一个法子。

他将事情编入“我的媳妇是长虫”中,只仅仅讲了两天,来茶馆听书的客人群情激奋,全都嚷嚷着要去金山寺叫法海放人。

老郭最会顺水推舟,说要是真成了,他这茶馆让参与要人的所有人免费听书吃茶两个月。

结果当日去金山寺的超过千人,不光法海傻了,老郭也傻了。这么多人免费吃茶,得赔多少钱哦!但是想想也就算了,只要能把人救出来,茶馆让它黄了也无所谓了,不差这些钱。

在群众的力量下,法海只得将小青放出来,因为群众为了正义,也为了俩月茶钱,什么事情都在寺里干。

骂街和拉屎撒尿的不算啥,还有裸奔的、上吊的(当然没死成)、往佛像上画画的。。。

法海实在是受不了了,维护佛门这比捉妖重要多了,只得把小青放了出来。

白素贞一见小青遍体鳞伤,顿时泪流满面,把老郭一顿大骂。

“你为何不告诉我实话?你想她死掉吗!”

倒是小青一直站在老郭一边,知道白素贞情绪被孕事左右不能过激。

素贞生气了两天,见青儿毕竟底子好,恢复得很快,便也渐渐不气了,还和老郭道了歉,称赞他做的聪明。

八月中素贞诞下一子,取名郭麒麟。长得像老郭,白素贞的优点一点都没遗传到。

“为啥姐姐这么漂亮,儿子却长得像老郭嘛”青儿撇嘴。

老郭笑了:“像还不好,太好看还麻烦了呢,别人一看,这谁儿子这是?别人见我说不定都得冒绿光。”

法海经此一役在没来过,还留下了后遗症,看不得烟袋锅,看不得密集人群。最后在金山寺念了一辈子佛,倒也顺利得道了。

老郭的茶馆差点被吃黄,好在白素贞叫小青又搞了点银子给填上了。老郭想着 自己一臭说书的,地位甚低,怎样也要儿子考个功名。于是麒麟从小便被送到私塾。

谁知麒麟还真不是个读书的料,念了五六年,论语一句没记住,倒是把老郭的说书学了个七八成。老郭也没辙。

白素贞叹了口气:“咱家就没有读书的命,你还让他说书去吧,好歹别让儿子饿死了。”

于是二十年后,郭麒麟在老郭的唉声叹气中,继承了老郭的茶馆,也说书,一开始说的没有老郭好,被扔过萝卜白菜。

“嗐,谁还没被扔过嘛,没事,扔一扔就变成银子了。——媳妇儿,今天这白菜萝卜还挺新鲜,我给你炒炒吃了吧。”老郭这样安慰麒麟。

白素贞和小青仍是年轻时的容颜,但为了配合老郭,都把自己变得老了一些。老郭知道,可也不去点破。

临终的时候,白素贞也变得白发苍苍,老郭在床榻上握着素贞的手,说。

“媳妇儿,你再变一条长虫,我看看嘛。”

白素贞笑着摇摇头,也没办法,于是现了原型。老郭的脸上浮出了快乐的微笑,就在这一丝微笑中安详地去世了。

白蛇游了过来,昂首看着他的尸身。然后慢慢恢复了人形,是年轻时候的白素贞。

小青推门而入,见白素贞恢复了容貌,于是轻问

“他是走了吗?”

白素贞点点头:“你认为他这一生,娶了我,他幸福吗?”

小青反问:“我觉得不错,那你幸福吗?”

白素贞幽幽道:“不知道”。

“那你爱他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那你。。。。”

“走吧,走吧。我们也该走了,恩情已报,该离了人间。”

小青变回年轻容颜 牵起白素贞的手:“我在人间等了你六十年了,都习惯了。”

“怎么了,不想走了?”

小青扬扬眉毛:“我以前是很厌恶人间的,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,我觉得人间也没那么差。可能,就是遇到老郭开始吧。”

白素贞回头看了老郭一眼:

“是啊,你说得对,人间不错。”

这是知乎大佬白羽石的作品,个人主页:https://www.zhihu.com/people/liao-bi-jun

 

书单生活

书单分享:豆瓣top250本电子书资源合集百度云资源5.7G

2020-11-24 23:05:10

影剧生活

适合小孩子看的迪士尼自然 Disneynature10部英语中字高清纪录片

2021-1-11 4:57:35

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
    lanzous链接失效:字母s改为x即可
个人中心
购物车
优惠劵
今日签到
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
搜索